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神学类:《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陈伟老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18年11月2日 星期五 14:18
 

书名:《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The Uneasy Conscience of Modern Fundamentalism

作者:卡尔亨利

译者:陆迦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年份:2018

 

系统神学巨著6大册

本书是基督教神学的一本经典著作,作者是美国神学家卡尔‧亨利(Carl F. H. Henry)。亨利1913年1月22日在美国纽约市出生,他的家庭是从德国移民过来的。他的父亲属于信义会,而母亲则是天主教徒。亨利在1933年经历重生得救。1935年他进入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就读,期间认识了布道家葛理翰(或译“葛培理”,Billy Graham)。1938年亨利在惠顿学院毕业,然后继续进修,及后分别在北方浸信会神学院和波士顿大学取得博士学位,他也在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神学。1956年亨利加入《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这份福音派的杂志做创刊编辑,一共12年,期间亨利的影响力和名声与日俱增。亨利在1968年离开《今日基督教》,然后在美国及至世界各地教授神学和演说,并且继续著书立说。在1976–1983年间,亨利写成了系统神学巨著,6大册的《神、启示、权威》God, Revelation and Authority)。2003年亨利在美国逝世,享年90岁。

“基要派”、“自由主义神学”和“福音派”

进入讨论《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这书的内容以先,我们要先明白3个主要词汇:“基要派”、“自由主义神学”和“福音派”。简单来说,“基要派”持守圣经权威,着重重生得救,但较不注意文化与社会议题;“自由主义神学”借助现代哲学和现代科学来解释圣经,并对救赎持寛松的立场;而“福音派”可被视为自由主义神学和基要派之间的中间立场,看重圣经权威,看重耶稣基督的救赎与人的认罪悔改,并且注意信仰与社会的关系。

《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是一本小书,内文部份只有50多页,由8篇短文组成。由于这8篇短文是亨利当年在神学院讲座的讲稿,因此在内容上有重复的地方,但其主要内容可以归纳为3个范畴:第一,对基要派的批评;第二,福音派关怀社会的圣经根据;第三,福音派关怀社会的行动纲领。

漠视群体,个人的生命能健康发展吗?

在书中,亨利劈头便说:“一直以来基要派普遍漠视其宗教信仰中的社会内涵,这一点如此明显,以至于非福音派人士有时会因他们对待世界局势的这种态度而把他们归类为悲观主义者。”(页24)“基要主义所抨击的罪,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个人层面的罪,而不是社会层面的罪。”(页24)举个例子,“基要派似乎喜欢采用一成不变的方法,教导其会众反对所有电影,好像电影天生就是邪恶的,所以他们也就不会努力去改变电影内容本身。”(页25)亨利对基要主义这种态度的批评是:“基要主义却毫无社会热情,由是观之,基要主义反成了现代的祭司和利未人,对受苦的人绕道而行。”(页22)继而亨利发出一个在信仰中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一个人可否长期漠视社会公义和国际秩序中的种种问题,却仍可以发展出健全的个人伦理。”(页26)这就是说,漠视了群体,个人的生命能健康发展吗?这种漠视社会的态度甚至削弱了福音的大能:“不知不觉,基要主义越来越专注于对……人文主义的抵制,视之为蒙蔽大众,争夺他们的信念的竞争者,并且由于基要主义对现世持悲观的态度,它也越来越把福音信息窄化为只向那些从邪恶世界中被呼召出来的“信仰余民”传讲。……尽管救赎性的福音曾经是一个改变世界的信息,现在它却被窄化为一个抗拒世界的信息。”(页31)

然而,在20世纪的40年代,亨利察觉到“基要派中开始出现一些零零星星的努力,试图将福音信息有效地与当代世界局势连接起来—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在跳动。”(页33)“在基要主义中正涌现一股新的浪潮,这股浪潮来自于不安的良心,决定不再让福音对现代世界的挑战视而不见。福音派最优秀的心灵正在聚集力量,认定当今最迫切的需要,是把现代的问题与圣经的救赎进行整合。”(页34)这就是说,在基要主义的阵营中,有些人醒觉过来,转为福音派,转向关心福音对世界的信息。

关怀社会的圣经根据

再进一步,亨利为福音派要有社会向度提出圣经根据:“在历史上,希伯来-基督教思想一直坚持个体生命与世界紧密相连。圣经的本意是形而上学与伦理学密不可分,向全人类宣告合神心意的社会秩序是圣经教导的重要部份。希伯来(旧约圣经)或基督教(新约圣经)的理想社会总是向其时代的主流文化发出震撼人心的挑战,以救赎的大能谴责被纵容的社会罪恶,因为救赎信息注定要作光照亮世界,作盐使全地受益。基要派紧紧坚持正统的教义理论是不够的,还要有力地抨击社会罪恶,这样才能让全地知道有一天要站在基督的审判宝座前。至少这才是使徒们所宣扬的基督教,也是后使徒时期护教学的精神。君王必定要向耶稣屈膝,如果不是今生,就是来生。如果神的国没有在地上实现,这不是神的错,也不是救赎性形而上学的错,而是罪人的错。”(页37–38)亨利总结说:“对全球罪恶的抨击不仅与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不冲突,而且是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所要求的。”(页43)

关怀社会的行动纲领

在决定了福音派要关心世界后,亨利提出关怀社会的行动纲领:“当代福音派需要:第一,再次提醒救赎信息对全球问题的适切性;第二,在普世阵线中,努力形成重要的福音派共识;第三,去除福音派信息中的一些元素,因为这些元素斩断了福音派对世界的关怀,而且把这种关怀看做是与基督教的本质不相容的;第四,在对首要问题的坚持已具有超出国界的意义之时,重新研究末世论,找到正确的观点,不再把精力浪费在那些次要问题的争论上。”(页51)

神的救赎是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案

再进一步,亨利提出了行动议程和行动内容:“福音主义思想中的当代社会议程包括:第一,提出全面的救赎框架,抨击全球弊端;第二,反对所有的道德罪恶,不论是社会的还是个人的;第三,不单提供一个比其他思想体系更高的道德标准,也要提供一种在基督里的动力,藉此将人类提升至最高的道德成就。”(页65)“福音派的首要任务是宣讲福音,关心在超自然恩典下的个人重生,正因为如此,神的救赎可以看作是对个人或社会问题的最好解决方案。他透过圣灵重生的工作,在历史中塑造了超越国家和世界限制的合神心意的群体。信徒圣洁生活的集体见证,他们在生活的各个领域以神的大能攻克罪恶,将为世界提供很好的榜样。”(页73)亨利坚信:“福音派的不安是这个时代最有希望的迹象之一,因为它可能会带来变革,从而在新教内部引发一场20世纪的宗教改革,并且在现代世俗主义内部带来一次全球性的复兴。”(页56)

虽然由于种种限制,我们未必能很有效地影响社会,但亨利这本小书可激励我们,在心态上要关心我们所处的环境,并常常准备为主发光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