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会议机器─万峰老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19年10月4日 星期五 16:28
 

教会教会你开会

有位弟兄说:“教会教会,就是教会你开会。”身处在比较大型的教会中,最经常就是和不同的弟兄姊妹举行会议。有些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一台“会议机器”。有很多朋友也不喜欢开会,觉得会议浪费时间,觉得与其在后面商讨良久,不如好好实际向前行。也有人说“议会”这回事实际上是希腊罗马时代的事情,在21世纪中已经不再适用。

会议是另类团契

我倒不是这样认为,我很喜欢会议,觉得会议只不过是另一种的团契。与其你请我去和一群弟兄姊妹分享生命苦痛、伤春悲秋,或者生活的点点滴滴,我宁愿和其他弟兄姊妹一起事奉工作,一起探索教会该走的道路和方向。

当我视会议作为团契的时候,我就能够从不同参与会议的长执身上学习,我就能够视会议作为彼此分享生命经验的机会,也借着会议,我能够将我的信仰与实际行动结合

会议前后的互动

当你在每次会议,和不同弟兄姊妹交流建立时,你会得到不同的火花。但是,反过来看,在会议中,我们无从知道弟兄姊妹的生活点滴;在他们的工作事奉,只知道他们对某些事情的看法。所以有些时候,我们需要珍惜会议前后,与弟兄姊妹吃饭沟通的机会,让我们不只是在看法上交换,更加生命上彼此建立。

选对模式激发热情

当然,可能这也是我自己本身的软弱,我擅长行动,却不擅长仔细建立关系,所以这个模式让我更舒服的和人建立关系。一起磨合,朝向共同的使命,是非常美丽的事情,而每次和一些新的朋友/新的弟兄姊妹合作,也能够让我们保持激情。

会议带给我的3个得着

在会议中,我发现自己学到很多东西:

首先,因为多年的会议记录训练,我是我身边人中,最快完成会议记录的一个,能够在会议后立刻将我们的讨论发给身边的人。每次两小时的会议,大概是3千至5千字的打字,这是恒常的整理思维训练。

第二,我学习了如何发问问题。从那些在社会上从事不同领袖岗位的弟兄姊妹身上,我学习了一针见血地看到问题的核心,最后发现,当别人说:“你这个问题真的很好。”的时候,即是代表他们一时三刻想不通该怎样回应这些问题。同时,我锻练了自己发问的恩赐,是广播训练和会议训练的双重成果。

第三,我建立了和教会长辈领袖的互信和关系。教会其中一个大挑战就是跨代的承传和关系建立,并两代之间的互相测度。透过多年参与会议,我们能够互相调整期望,最终达到使命的有效承传。其实我们年轻人经常假设长辈有很多前设,有时是我们过度的测度和过少的沟通达致的。

会议是寻找共识的工具和平台

当我们追求上主国度中的完全合一的时候,会议作为一个沟通和彼此建立的平台,暂时仍是寻找共识和彼此丰富的工具。我虽然经常午夜梦回反思自己成了一台“会议机器”,但直至这一刻来说,我还是珍惜每一次的“会议团契”,也期待每一次碰见的奇妙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