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文化里的福音元素─周广亮牧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19年11月7日 星期四 15:12
 

福音信息的养份

我国的文艺作品还不容易公然表达福音信仰,但这不代表传媒作品中没有福音信息的养份。但凡以真爱、信实、悔罪、报应、纯洁和永恒等为主题的作品,都或隐或现的传递圣经真理的价值观。可能作者和制作人不一定是基督徒,但他们凭着良知、阅历和智慧所创作的作品,却引发人思考救恩问题。因为,真真、真善和真美,本来就是源于真理。

婆婆的邪恶逼害

我曾有机会观看上海东方卫视电视剧集《当婆婆遇上妈》,剧情讲述南滨市的一个中产家庭,婆婆干涉并操控儿子大可的婚姻,展开邪恶的逼害,最终以计谋逼使媳妇离开。故事的尾声是,她撮合给儿子大可的第三者变卦,失去预购的房产;公公因蒙羞忍无可忍离家出走;女儿良知发现,由原先随伙与婆婆狼狈为奸转而支持媳妇;媳妇带着身孕不要一份家产而离婚,回了北京娘家;百依百顺的儿子大可毅然、决然地远走北京打工。

女婿悔改的行动

孤身一人的儿子到了北京,将工地劳动所赚的血汗钱,背地里送给已离开他的妻子。女婿大可悔改的举动,感动了岳母,就在大可的妻子要诞下婴儿之际,岳母通知他到医院迎接亲生骨肉的诞生。这是悔改的女婿被娘家接纳的信息,无论过去他伤害了妻子多恶多深。大结局的最后一幕是,外孙满月当天,大可应邀回到岳母家,但在饭桌上,他表示第二天就要离开“妻儿”去非洲工作五年。

婆婆去请求原谅

这次远行的调迁有预支一年工资的优惠,这一年的工资全交给岳母作妻子和宝宝生活费。一句我曾经不是好丈夫,但要作好爸爸,感人至极。告辞之际,已经离异的妻子叫大可留步抱抱儿子。这是曾说心已死了的妻子重新接纳丈夫的讯号,丈夫爱的牺牲重新溶化了凉心的妻子。大可抱过婴儿的同时,门外来了访客,正是恶毒的婆婆从南滨市突然到访。岳母全家惊讶,婆婆站在门口只讲了一句话,请求原谅她过去所作的一切,她错了。剧集在此结束。

平凡中见福音影子

一个平凡的电视剧集,呈现了婚姻家庭邪恶的角色(婆婆)、邪恶的原因(婆婆的自私与一意孤行)、邪恶的手段(以欺骗来撮合第三者介入儿子的婚姻)、痛苦的波及(年轻夫妻的离异),和对受害者的补偿(丈夫背地为妻子所作的),以及知罪知错请求饶恕的恶者(婆婆的认罪)。这些元素,无论角色是谁,其实正是圣经福音信息的影子。换言之,它们是千古不变的课题,是幸福生活的基本教训。

罪恶使人自私,自私产生阴谋、制造伤害,使甜蜜的婚姻渗入谎言和欺骗。但良心发现的丈夫,重新以爱和牺牲去弥补妻子的痛苦,真爱换来谅解和接纳。结尾,邪恶的角色也悔改知罪。只是这样一套家庭肥皂剧,呈现不出关键的救主角色

表明信仰你我责任

破坏家庭幸福的因素,如何从根本预防?是家长制的婆婆独裁问题?还是在社会风气的背后另有根源?我们应该不断思考。换一个角度去想,文娱节目不需要表明基督教信仰的救主,它能从故事中演绎这些真善美的元素便足够了。剩下的课题是教会的使命,是传道人的责任了。

我看冯小刚的《唐山大地震》,来到故事的结尾,也有这种福音信息的震撼。心灵的创伤、受害者和加害者间完全的理解、真爱的等候和人知识的有限等等,在这冯小刚的戏里也有清楚的描述。所以,它感人,它叫人落泪,也叫人去理解那受伤害的亲人。

医治得赎在基督里

弟兄姊妹,是的,我们的社会有许多不合理的事情,它们正在向我们反证福音真理的宝贵,提醒我们要努力。同样,一些公开的作品,如上面举例的两部文娱故事,也在呼唤真爱的救主出现。这是正面的寻觅。心灵的医治和知罪的救赎在哪里?这是世人发出的问题。

从电视黄金时段的剧集和电影卖座戏的剧情里,他们都清清楚楚的发出呼声,请你告诉社会心灵得医治和罪过得救赎的根源就在圣经里。这责任不是文艺工作者的,至少目前还不容易,但你和我努力的时候,情况应该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