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辅导类:《躁郁逆行》━朱如月老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19年12月20日 星期五 15:43
 

书名:《躁郁逆行》

作者:张倩婷

出版社:德慧文化

出版年份:2015

阅读这本书的过程,心情十分沉重。作者是一位10多岁时已患了躁郁症的姊妹,她勇敢自述10多年来患病、苦苦挣扎及经历身心医治的心路历程。她的病现在仍然未康复,可能一生也不会康复,但她靠着神的恩典与躁郁症共存、共舞。

躁郁症是什么?

躁郁症不是罕见的病,随着大众对情绪病的认识越来越多,诊断出患躁郁症的人也持续增加,他们在你我的身边,可能是我们的邻居,或是教会里的弟兄姊妹。

书末对躁郁症有简单的介绍。躁狂抑郁症是重性的情绪波动症,病发时病征会持续一两周以上,对社交、家庭和工作都会带来严重的影响。患者会经历狂躁期和抑郁期。在狂躁期中,患者表现出思维奔逸,妄断冲动,不专注,对事情后果的判断草率且过分乐观,更可能做出不合理的决定。

在抑郁期,患者却会有非常悲观负面的想法,思想缓慢,对平常喜欢的事物失去动力和兴趣,自责,有真正想自杀的念头。在生理方面,处于两极情绪中的患者,常有睡眠和饮食失调,精力过剩或衰竭。

大多数患者都是在25岁前经历第一次重性情绪病状,也会经历复发,而遗传是重要的病因。患者的脑部功能网络有别于健康人士,而且环境压力会引致发病。

结合药物与辅导的治疗

这书是一个病人的现身说法,引证了上述病状描述的种种,让人对这种情绪病有第一手和深入的了解,帮助我们有智慧和以接纳的心面对躁郁症患者。

躁郁症的治疗是长期的,须结合专科脑神经药物和咨询辅导。针对后者,很感恩的是作者有几位长期支持她的朋友,也有一位辅导员在心理、情绪压力管理和灵命上不断帮助她、开导她。

针对前者,很可惜的是作者因为难以面对药物的副作用和来自家人的压力,经常停药,导致病情反复,十多年来病情也未能受到控制,甚至要进出医院。她这样表白内心的苦处:“出院两个月,我被迫再次停药。因为我受不了父母的压力,被他们没收有效的药物……我知道不服药的后果,情绪问题有可能突然复发而没法受控,可是每当我想起药物的副作用,就自不然抗拒”(页76、95)。

作者最初心存侥幸,曾多次私下减药、停药、不定时服药,企图以一己之力控制动荡的情绪,结果药物没法发挥应有的效用。幸而经过几番挣扎,也得到辅导员的鼓励,作者终于愿意学习“跟药物做朋友……虽然副作用折磨人,但是它的确能够帮助我改善生活素质”(页96)足见辅导与药物都同样重要。

书中有一段很有智慧的话:“神容许科研人员发明药物,去生产药物治疗人的病,那代表神向人启示他的智慧,去帮助人去认识他,让人得到医治。那么,药物也是被神使用,用来治疗人疾病的工具”(页142)。无论我们是作为教会的肢体或是家人朋友,如果身边有人患了病,都不要逃避,却要用智慧、爱心、信心帮助有需要的人勇敢面对治疗,经历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