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社会学类:《底层立场》—姚谦牧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20年02月21日 星期五 15:17
 

书名:《底层立场》

作者:于建嵘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年份:2011

为发展和谐奠基础

本书作者认为:“保障每一公民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是现代社会最基本原则。只要是合法权益,就不能以任何名义剥夺,只能是公平自愿的交换。一个和谐的社会,是绝对没有以剥夺部分人哪怕是少数人合法权益的‘民心工程’的。”

作者的研究能在中国社会最敏感前沿地带起作用,是与他的底层立场相关联,他具备那底层智慧,用良知研究当代社会问题,用真诚感动无数底层百姓及官员,为中国未来发展和谐奠定了基础。

底层背景经验反思

最感动我的,莫过于作者提及他少年时底层生活的状况,他母亲如何含辛茹苦养大他。因此,作者自己先经历过所谓底层社会艰辛的一页,此体会使他一生能堂堂正正作个有良知的学者,能与底层相连,所以他的研究并非只是在真空里自说自话。

至于所收集的文章,全部都是面对中国社会未来变迁有力的依据所在。虽然我对“三农”的问题,甚至其后加上“农民工”此第四农问题所知不多,但透过阅读这些文章,稍有良知者都必然感受到,中国的底层社会所需要的改革是何等迫切真实。

本书的内容与主题

本书内容包括9大部分,计有:<农民工是谁家的孩子>、<农民维权抗争的焦点>、<村民如何自治>、<“三农”问题的关键何在>、<中国社会面临的风险和出路>、<信访改革需要新思维>、<基层政权的困境>、<在底层发现政治>,及<权利、良知与责任>等。

何为底层社会?按作者的理解,至少包括以下的判断:

第一,政治经济资源处弱势,须靠出卖劳动力获取生存环境条件改变;

第二,底层社会是相对概念,在政治权利表达上属比较弱势的群体,从获取社会资源,和对获取基本生存满意程度角度来理解也如是。

为底层着想的原因

张耀杰在本书的序言说道:“到了平反冤假错案的1978年,于建嵘的父亲刚刚平反4个月就因病去世,他的母亲因此丧失了恢复工作机会。未成年的姐姐带着他四处上访却到处碰壁,坚强不屈的母亲从此靠着捡拾破烂来养家糊口。1979年,17岁于建嵘考入湖南师范学院政治系,童年时代的底层经历,已经初步奠定了他时时处处为底层弱势者着想的价值追求。

实践对自己的承诺

在博士论文《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中,于建嵘表白说,“自己坚持不懈地到‘岳村’即湖南省衡山县白果镇绍庄村调查研究,‘不是为了寻找故事,而是为了寻求学术的灵魂和学者的良心’。真切理解绍庄村的乡亲们‘及其所代表的中国劳动群体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是我对自己生命的承诺’。”这一段的介绍使我对作者有更贴心的了解,对他的研究有触动的心灵。

致力研究保护底层

有周刊记者对此书留下感言,“知识分子一个很大责任,就是对公权力进行监督批评。也许批评不能影响到人家升迁,但这可能使官员有所收敛。假如连批评声都没有,这个社会多可怕?”我认为本书的报道能起到的作用,就是让不太知悉者,能具有一共同渠道,对中国社会未来的改革,起了推动的作用。

近10年来作者关注的主要问题,是中国的底层社会,为此他写了《岳村政治》、《当代中国农民的维权抗争:湖南衡阳考察》和《中国工人阶级状况:安源实录》和《底层政治:对话与演讲》等。他想表达一个基本理念,是底层社会有自己的政治逻辑,国家要在政治上重新认识底层社会,确认和保护底层社会公民的个人权利。

作者理想百姓方向

总括来说,作者底层立场就是:

第一,要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个人合法权利神圣不可侵犯。这在于现代社会最重要的社会规则,每一个公民的法定权利受到充分保护;

第二,要有权威的司法制度,让司法承担起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责任,这需要进行司法改革,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司法权力地方化问题;

第三,要有真正的代议制度,民众通过自己代表来监督政府;

第四,要保障《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权利

他的立场是一种理想,是对中国社会发展目标的理想,也正是有了这理想,百姓才有努力的方向。

充满良知热情的佳作

我认为本书应该是任何一位爱中国的人士,包括我们众教会的基督徒们,都当多作参考的专书,作者很理性地及用真诚去分解当今中国的处境,又指引我们须继续努力的方向及范围。祈望众学员听众,用时间来阅读这本充满良知及热情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