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讲道类:《当代讲道艺术》—广东王弟兄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20年03月27日 星期五 14:52
 

书名:《当代讲道艺术》(I Believe in Preaching)

作者:约翰·斯托得

译者:魏启源、刘良淑

出版社:校园书房出版社

出版日期:1986

全面探讨讲道各层面

论讲道的书虽然不可胜数,但约翰·斯托得的《当代讲道艺术》却足以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在这本书里,斯托得将讲道的历史荣耀、当代衰落、神学基础和讲道的实际预备,以及传道人的品格,这些常常被人分开的方面联络起来。于是这本《当代讲道艺术》虽然部头不大,却全面系统地探讨了基督教讲道的各个层面。

讲道的衰落

斯托得极为强调讲道的重要性,以至他在开篇就写道,“讲道是基督教不可缺少的”。他相信讲道是传扬神的道,在历史中一直都处于信仰的中心位置。同时他也深感现代讲道的标准实在可悲,叹息如今的短讲章造出身量短小的基督徒。他分析了当代文化对讲道的冲击,反权威的心态,以及画面信息的兴起,都使得以话语为主的讲道不断衰落。

斯托得实在对当代讲道的困境作出了精确的诊断。难怪许多人在听道时昏昏欲睡,难怪众多基督徒听道数年,却在灵性上毫无长进,难怪现在的讲道越来越短,并开始采取其它形式。听众当然需要为自己的惰怠负责,然而讲道的衰落却也是不可否认,所造成的恶果也不容小觑。

解决的方法

斯托得并未止于批判,他接下来通过对讲道预备的探讨,重新燃起了复兴讲道的盼望之火。斯托得强调讲道如筑桥,即讲道要连接圣经和世界,要跨过文化的深渊。斯托得认为,最佳的状态是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报纸;一方面研读圣经,一方面也要兼顾信息在现实生活中的应用。所以他认为,讲道要涉及伦理、社会和政治问题,而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对圣经文字的解释。

的确如此!我在讲道中也时常觉得,圣经中虽然有着万千奥秘,但如何讲应用才是一篇讲道的重点。许多人远离教会,或者在听道时犯困,正是因为讲台上的信息和他的生活没有关系,他不知道听了有什么用。然而我觉得在这里要避免另外一个极端,那便是将讲道变为时事评论,围绕着话题来解释圣经;如此更是危险。

先做个好学者

斯托得接下来探讨了研究的重要性,他认同加尔文所说的,“任何人若不先做个好学者,就无法做个好传道人”。理由很简单,如果不研究圣经和经典,那讲出来的道就是肤浅的,甚至是谬误的;讲来讲去,也就只是原先那点东西。如果不研究世界,那我们对它的认识便是与现实脱节的,讲出来的东西自然抓不到重点,再仔细的释经也不过是隔靴搔痒。

这个方面,我在讲道时也深有体会。当我预备讲章时,越是熟读的经文越容易浮入脑海,引用起来自然特别有力量。而我从前读过的书,无论是教父经典,还是当代政治小说,都非常自然地落入讲章之中,使之增加了深度。

传道人的品格

最后,斯托得强调了传道人必须拥有的四个品格:真挚与热诚,勇气与谦卑。对此,我深表认同。一个人如果不真信他所讲的内容,便也不会热诚;他的信息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又怎能打动别人?同样,一个人如果没有勇气宣扬他所认同的,那他所讲的一切必然都大打折扣,缺少力量。

但另一方面,传道人如果没有谦卑的心,如果他因为自己的恩赐和成功而骄傲,那他就无法接受建议和批评,无法进步;更糟糕的是,当他讲道的目的成为彰显自己的能力时,他所做的一切便都是在窃取神的荣耀。

我的收获

我自己也曾在听讲道时犯过困,也曾疑惑为何几百篇讲道对我都帮助不大。如今我开始站讲台,便更加认识到了讲道的重要性。我当真盼望自己的讲道可以连接永恒与现实,可以充满研究的深度;与此同时,我也更加渴望自己可以充满真挚与热诚,勇气与谦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