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不要疑惑,总要信”—周广亮牧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20年05月22日 星期五 14:47
 

聆听解答信仰疑难

由于良友电台的直播热线事奉,以前我每个礼拜都有机会聆听内地信徒的信仰疑难。接驳电话里各类难题暂且不说,单是农村教会问题之多、问题严重的情况,几乎个个都有共同的地方:没有传道人,是普遍的呼声;因为没有传道人的教导,信仰的混乱就自然多了起来。有传道人的,行政体系和伦理道德又不成熟,令人叹息。

忧心忡忡求主帮助

试想,每周听这样的诉苦,单单想着这类的问题,难免会问:“主啊!怎么办?”甚至会忧心地想:“主啊,大城市以外的中国教会都怎么办呢?”每当我极度忧愁时,便想起一位神学院院长介绍的故事,就容易面对。他说夫有短篇小《一小公务员之死》

小公务员冒犯军官

叫切尔维亚科夫的小公务员在看歌剧时打了一个喷嚏,使一唾沬到前面一排一位将军秃头上,他非常惊惶,当场便向将军道歉,将军说:‘不要紧。’他还是不断道歉。将军说:‘请不必说了,让我听戏吧。’但拘谨的小公务员却仍旧很担心,在散场时又上前向将军道歉,将军不耐烦了:‘我已经忘了,你却说个没完。’

再三道歉请求开恩

尔维亚科夫回家后是很心,便把事情告妻子,夫妻商量下应该去正式道歉。于是第二天他换了新制服,理了发,恭恭敬敬到将军办公室去道歉。那天将军很忙碌,等轮到他上前道歉的时候,将军以为他在胡闹,挥手叫他退下,他只好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再郑重其事地上前,结结巴巴地请求将军开恩。将军大概已经记不得他是谁,以为他是来开玩笑的,就不再理他,这可使这位小公务员不知所措了。 

忧虑恐惧吓死自己

他回家后想写一封信去道歉,但却难以下笔,在惶恐之余,只好第二天再到将军那里。在见到将军后,喃喃地用最谦卑的语气解释自己的过错,这把将军惹恼了,不明白这个人三番四次、语无伦次地来干什么。最后将军叱喝他‘滚出去’。尔维亚科夫蹒蹒跚跚地走出去,一路摇摇晃晃地走着,回到家中,就往沙发一躺,死了。[1]

忧虑压顶会被吞吃

每天只挂记问题和过失的人,命运已定,可笑更可悲。上个月读一节经文的时候,突然发现这节很熟悉的经文与它的上文有密切关系。经文是“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谁是最有可能被吞吃的人呢?正是上文所说的人:“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前5:7)

“坚固信心”才是关键

换言之,我们的忧虑若是一直压在自己心中,不卸给神,忘记他顾念我们,那么下一节的描述正好可以发生了。满怀忧愁的人,不正适合被“狮子”吞吃掉吗?更有意思的是再下一句的劝告:“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它,因为知道你们在世上的众弟兄也是经历这样的苦难。”(彼前5:9)它是人“一切忧虑”的解药,使人相信“神的顾念”是真实的,这样就能远离仇敌魔鬼的吞吃!

凭着信心看到希望

谁没有忧愁呢?哪一间教会没有困难呢?哪一位信徒没有苦难呢?(“众弟兄也经历这样的苦难”,彼前5:9下)唯一不同的是,自己背负这些重担还是交托给主、卸给神。是的,我们的教会问题重重,农村地区更是如此,但是信心的眼睛帮助我们看到希望。因为我们行事为人是凭信心,不是凭眼见(林后5:7)。主耶稣曾对多疑固执的多马说:“不要疑惑,总要信”(约20:27),这是主给我个人的功课,也是看到苦难而忧虑的众同学、同道的功课吧!

注释:

[1]梁家麟牧师转引,孔在齐:《啊呀,好厉害的女人》(香港:牛津大学,2008),页219–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