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爱妻蜜语:我们的爱,离爱情很远—李子曰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 10:34
 
PDF 文档 CC_201019.pdf
音频文件(MP3)

畸形的家庭结构

为了生活,他们一家人分隔三地,丈夫在A城市,妻子在B城市,孩子则与爷爷奶奶在老家。如此畸形的家庭结构,在中国是典型的,大家也只能无奈接受,并非他们自愿分割,是社会残酷地分化了他们。

暂且不谈复杂的社会因素,也先不关注孩子留守家乡的隔代教养问题,单单长久分居两地的这对夫妻,就已经是难题了。尽管夫妻习惯了,也接受这样的生存方式,但长久分离真的好吗?

力不从心的交谈

各自在自己的城市生活,偶尔会通个电话,但更多时候都是微信留言,大家皆各有所忙。起初,还期待着彼此通话的精心时刻,但随着忙碌又劳累的工作节奏,天天如是的日子,就逐渐削弱了那期待的时刻。不晓得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一周只通话一次;那仅仅一周一次的通话本应珍惜,然而,他们竟然力不从心。

大家都没有第三者的出现,也不是不再有爱,说爱还是高层次了,至少他们仍然持守彼此间那份婚姻的契约,只是平淡些。通话的内容重复又重复,拿起手机前,已经知道远处那方会说些什么,不外就是忙什么?家里的孩子怎样?关心的话语变得形式,但大家又知道不能连这形式也没有,他们怎样平淡和重复,都尝试坚持每周这通话。只是平时的微信留言更简短了,就临睡前捎来的几句:“今天累吗?我很累,要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晚安。”第二晚第三晚也大同小异,有时简短得就一句:“累了,晚安。”

或许,简短是他们面对距离的最舒服方式吧。如果每次都期望绵绵细语,甚至恋爱时那种聊不尽的情话,恐怕大家都要失望。与其失望,不如简短,至少感觉大家还在。只要各自没变,身体健全,没有第三者,没有提及离婚就好,对于他们,就这样吧,人还是要生活,养活孩子就是他们的共同满足,倘若奢求再多,婚姻就会出现危机了。

现实打倒婚姻誓言

在各自不通话的日子,除了忙碌,下班以后就是孤独。面对孤独,才是他们的煎熬。明明是夫妻,心灵的沟通变得简短,肉体的联系更是遥不可及。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个和他相配的帮手。”然后,耶和华神使那人沉睡。他熟睡的时候,耶和华神取了他的一根肋骨,又使肉在原处复合。

当那人醒来时,看见眼前用他的肋骨所造的女人时,那人立即高呼宣称:“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从此,他们要二人合为一体才是一个完整。如今,他们原本已经在基督里成为夫妻—那一天,他们在地毯的前端、闪亮的十字架前彼此誓言说“不管处境如何,都要二人一体,从此不分离,并且愿意以爱相待。”他们却分居两地,骨与肉无法靠近,更无法联结,这不仅违背了创造的本意,也违背誓言。

为了现实,为了孩子,他们必须分居两地去谋生,面对现实的需要,这什么创造的本意、什么誓言就反过来是毫不现实的理念,婚姻是现实的。

教会生活弥补孤独

虽然他们分居两地,但感恩的是,每逢周日他们都自动自觉地回到教会,怎样孤独也有一班弟兄姐妹相伴。他们在各自的城市里敬拜神,妻子比较积极,还参与当地教会的服侍;这一切看来似乎弥补了孤独和独居的煎熬。丈夫习惯了孤独,他比较宅,周日参加崇拜后就回到家,自己煮一餐晚餐给自己。这些年来,他的厨艺越来越棒,偶尔弟兄姐妹探望他家时,都对他所做的美食感到惊艳,尤其他煮的双色剁椒鱼。

讽刺的是,他的妻子从未试过,也不知道丈夫的厨艺如此出众。在他们每周一次的通话中,他从未提及;这么多年,妻子还是在非常偶然下,听到某位姐妹说起才知道。妻子内心感到一阵酸溜溜的,她反而嫉妒起丈夫那边的弟兄姐妹,他们比她更熟悉她本应更熟悉的爱人。

心还没有重聚

难得他们夫妻重聚了,大家相距遥远,可以争取半年见一次已非常难得,就只有短短一周的假期。他们各自从不同的城市争取时间赶回老家,结果他们大部份的时间都与孩子相聚。这不能怪孩子,孩子和他们一样,都期望紧紧黏住半年没见的爸爸妈妈。3人走在一起,感觉是陌生的,都是妻子拉着已经4岁的女孩,大家没有什么话题,最简单的就是围绕着4岁的女孩,带她去买东西,去玩。女孩当然高兴,觉得爸爸妈妈疼她,一回来就天天陪着她。

收起苦涩的话

那个下午,妻子有意地在女儿面前称赞丈夫说:“听说爸爸的厨艺非常好,我从未试过,不如今晚就请爸爸煮饭给我们好吗?”妻子本来想说,从结婚到如今从未试过,但她把结婚至今从未这句话留在心里;因为,那是叫人苦涩的话,结婚至今何止从未试过吃丈夫煮的呢,还有更多的“从未”呢。

幽幽的独自走开

想着想着,妻子没管丈夫是否答复今晚去煮饭,她就独自走开,到屋外的田地去了。女孩不断在后边追问:“妈妈,你去哪里?”她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妈妈去散步,你和爸爸一起。”屋里就剩下丈夫和女孩了,丈夫大概知道什么情况吧,他没有去煮饭,只是继续与女孩玩。很快,假期结束了,女孩哭丧着脸地告别父母,他们则平常心地各自乘搭飞机回到各自的城市。下一次他们再相聚的日子,估计就是春节了;然而,他们没有急切盼望再重聚的那日。

一切如常,不正常的“常”

回到各自的城市以后,他们第二天就恢复原来的生活节奏,妻子不再多想那“从未”的事了,她生活里最大的满足,是周末回到教会里的服侍。而丈夫则一贯地作宅男,他不喝酒不应酬,是人们眼中的好男人;他大概最享受的事,就是周日自己煮给自己的晚餐吧,每一周他都用心构思不一样的菜式。在许多人眼中,他们是正常不过的夫妻,丈夫是好男人,妻子是热心服侍的,他们就只是不住在一起而已。

作者简介

李子曰,一位常常反思婚姻和学习爱的牧者,目前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包括婚姻、男性和个人成长等。

转载自公众号“Vm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