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爱妻蜜语:女人团契—李子曰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 10:06
 
PDF 文档 CC_201123.pdf
音频文件(MP3)

真实又无所不谈的团契

她们不是刻意的,只是刚好几个已婚的姐妹崇拜后聚在一起,又正好她们的老公都不在,几个女人则更自在地聊起来,话题离不开房子、孩子和老公。有时和俗世关注的没有两样,毕竟大家都混在同一个世界,没有哪个结婚的女人可以清高地远离房子、孩子和老公的烦恼。唯一不同的,大概他们不会像世界女人那样,刻意炫耀自己的房子、孩子、老公。

彼此坦然自己的房子、孩子和老公,是一种在基督里的分担与倾听,不用装假,又不怕说出来以后被嘲讽,世界没有其他聚集可以像团契,真实又无所避忌地倾谈,那种让人倒下去也不怕受伤的自在。女人能有这样的团契何等重要。

沉迷玩手机的老公

你们老公玩手机吗?我老公下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沉醉他的虚拟世界,他说这是放松,他说他不会沉迷,他会控制的。结果,晚上睡觉了,他还在玩。我迷糊睡去,不晓得睡了多久,但深夜我被惊醒,然后发觉老公还坐在沙发上,眼睛没有离开手机屏幕,他彻底忘了我的存在。我看了闹钟,天啊,都凌晨3点。”

很理解啊,我老公也玩得失控了。我已经快要预产了,肚子又重又涨,他竟然没日没夜地玩,好几次我要使劲喊他,喊得几乎动了胎气,他才回过头来。然后,有一天晚上,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发疯地一手抢过他的手机,还是Iphone,用力地摔在地上,我还到厨房拿起铁锤一股劲地往Iphone的屏幕击打,直到屏幕全然裂开!”

“天啊!难以想像,你老公真的把你逼疯了。我真担心哪天晚上我也像你这样,然后,我会离婚!”

“对!我当时就癫狂地喊离婚,我老公大概也被我激怒了,他也大喊离婚。我们就吵起来,直到我肚子痛了,他才内疚地抱我去医院。”

“后来你们的关系怎样?”

“我真的失望,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答应我不再玩手机,每次他都说他放松一下而已。可是,他一玩,就什么都忘了,而且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真正聊过话了。他的心都是‘王者荣耀’。当我坚决离婚时,他意识到危险了,就找了我们的属灵导师,我见他有悔改的诚意,还是心软了。我们彼此饶恕。

“很感恩的结尾。”

“你猜想有哪个男人懂得真心悔改?”

“你的意思是,他死性不改?”

“作女人也只能这样吧,男人能稍微节制就算;他就每天玩一两个小时,周末玩疯那种吧。”

“哎……”这个时候才听到其他姐妹异口同声地无奈回应,之前他们都安静地聆听这两位姐妹围绕着老公沉迷手机的对话。

有强迫症的老公

静默了一会,另一位姐妹尝试掀开话题说:“我也分享下吧,我老公也不是容易相处的人。他有强迫症,对着别人他还能幽默地告诉别人他的强迫症,但对着我,我就成了他强迫行为的对象了。他从不玩手机,但他会捡头发,每天下班回来第一件事,他的眼睛会不自觉巡视房的每一块砖,你不知道他的眼睛有多犀利,一根毛发,他都可以捡起来,放在我面前。”

“他不能容忍一根毛发,那难度太大了,你还有一只狗。”

“就是,他捡起一根毛发后,就会批评我,开始我还忍着,就说以后会注意,其实他分明就是借着一根毛发来宣泄他的情绪,他一直都不承认,他是很容易就发火的。见他总是压抑着,那天我就多说了,我问他,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我猜想你老公肯定爱面子,你这样说,他肯定发火了。”

“你真懂啊,就是,他反复地唠叨我、批评我,好像是我得罪他似的。不就一根毛发,至于吗?”

“男人说一句:是啊,我感到压力很大,老婆。这样说多好,大家就能好好聊天了,非要把自己的真实情绪移植到那一根毛发去。我家的那位也是这样,他没有强迫症,但他非常大男子主义,总要控制我,我稍有不同想法,他就说女人要顺服男人。我已经很懂给他面子了,在别人面前,我不会说与他相反意见的话。没想到,在家里,在床上,也一样。当初要是知道他这样,我就不嫁!”

“其实我从起初就知道我老公有强迫症,尽管那时他不承认,但女人就是这样,总是骗自己说爱可以改变。结果,我只能不断改变自己。”

又突然哑然无声了,原来一聊老公就很快陷入囧境了—无奈、无语、又无力。

思想浪漫的老公

“哎,那我也说说我老公吧,见大家都敞开了。我老公是一位摄影师。

“你老公好浪漫,常常让你作他模特儿,看你们的朋友圈,就羡煞人了!”

“你看到的只是成品,给他拍照一点都不浪漫,我从来都不能自由地这样站那样站,有时还批评我这样笑不好,那样的眼神不够暖。天啊,什么叫暖的眼神?”

“那也还是一对小清新感觉。比我们的老公都好呢。”

其实我想说的,就是浪漫的人是不懂生活的人。如果我们都有大把钱,那就有资本去浪漫,问题是我老公总是说他自己是个有梦想的人,就是那种‘想得很美’的人,然后,我们的生活就穷死了。他说心灵富裕就好,可是,我达不到这个层次。结果,他说我没有信心。其实我嫁给他都是凭信心的。”

大家都笑了,谈老公可以笑起来实在不是轻松的笑。

你老公若是做朋友就很好玩,但做夫妻,就真的需要很多的力气。浪漫的男人看到的都是生活以上的幻影。”

“我告诉大家一个笑话,真的就是幻影。你知道吗?我们家客厅的灯泡已经坏了一段时间了,我总是提老公买个灯泡回来装上去。然后他说暗淡的客厅很有氛围。天啊!他看到的是氛围,看不到的是我撞到客厅沙发的伤。”

大家又咯咯笑起来了。虽然谈起老公,彼此都容易心塞,但能在基督里这样敞开谈,大家都顿时感到释然—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就是这种境界了。

我老公是牧师

“我最后也说说我老公吧。我老公是牧师。

“终于到师母啦,牧师肯定是我们老公的榜样了。”

“我相信我老公很努力去爱主,但他也是男人,有些你们老公身上的,他都有。有时他压力大,被某位执事气了,他回到家就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我尝试关心下,但,男人爱面子,他总说没事,别烦他。

后来,我真的没烦他,没想到日子久了,我们变得没有可沟通的话题了。你们知道,我并非全职师母,我有自己工作,有时我也忙自己的事业。这段日子,我们是同一屋檐下两个独立的单元,我有我的,他有他的生活。我觉得不对劲了。”

“听了师母的分享,我感觉是男人问题吗?男人总碍于揭露自己脆弱一面,就宁肯装。如果能彼此坦然,多好。

“就是,男人总要求女人务必懂他,必须理解他的压力,必须接纳他的软弱。但,他们从未亲口说出来他们的软弱。好像说出来了,就不再是男人了。”

“或者哪天他们终于说了,可是总要用发脾气的语气,或者借题发挥下,明明就是他的情绪,就偏要找个理由发泄。然后,他舒服了,女人就无故受伤。”

“有时是我说出了老公的软弱,我以为可以帮助他表达得自在一些,怎么知道,他否认,还怪我怎么这样看他。”

“那怎办?男人,难忍啊!”

“呵呵,真的难忍。”

话语又停在这里了,解决办法不是没有,若老公能放下所谓“面子”,以及稍微倾听一下,不要急于解释,也不要总是显得不耐烦,这无疑敞开了第一道沟通的门。然而,要男人改变,谈何容易?男人的成长与否,不是女人的工夫,没有圣灵的破碎,大部分的男人在结婚以后他的成长就定格了。

在男人尚未愿意“动”以前,女人需要这样的团契。

作者简介

李子曰,一位常常反思婚姻和学习爱的牧者,目前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包括婚姻、男性和个人成长等。

转载自公众号“Vm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