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谱写爱的故事之“陈姑娘的爱心电话”—吴加恩老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 15:08
 

桂英与阿媚

桂英拿起电话,想打给阿媚,但又放下。再拿起电话,又放下。心里七上八下,“好不好再打一次呢?”她想问清楚阿媚,“孩子看了医生没有?鼻梁有没有撞坏?好了没有?”

阿媚是社会福利署转介到城市睦福团契去接受探访和关怀的一位女士。她身世很凄凉,曾一再遇人不淑;现时,她带着她1岁多的儿子与孩子的父亲同住,但孩子的父亲十分暴戾,想“要孩子不要母亲”抛弃她,所以阿媚情绪很不稳定,是疑似精神病的个案……

陈桂英是睦福的同工。她探访过阿媚,了解过她的问题,也曾在电话中与她交谈,安慰、劝勉、支持的话都讲过了,也讲过福音。至此,她感到,能为她做的事似乎都做过了。在上次的电话交谈中,阿媚对桂英表示推搪,她说:“你们讲的是基督教道理,与我不合。请不要再来找我了,因我是信观音的。”

一直不放心

自此,桂英不大好意思再打电话给阿媚;但桂英挂念阿媚的儿子的情况,那孩子在玩的时候撞伤了鼻子,弄得它又红又肿,这令桂英不放心。她劝过阿媚,说万一鼻骨受伤,那可不是小事,最好还是带孩子去看医生!经济若是有困难,睦福可以提供援助。阿媚只需要把孩子带过来,付几十块钱,就可以检查清楚,得个安心。可是,阿媚再没有与桂英联络。对于睦福的援助,她似乎不感兴趣。

终于打通电话

“好不好再打一次、去问一下?”桂英挂念着,“孩子没事的话,就挂线吧!”这样想着、想着,她终于打通了电话。

“你的儿子怎样了?我只想问候一下!” 

“哦,陈姑娘,他没事了!”阿媚回答说:“从元朗到屯门去,还是太远,所以我们没有过来,但我带儿子在附近看了中医,那医生用手摸他的鼻、详细的看过,说可以放心。应该是没事了。” 

“那我就放心了!”桂英听了很开心。“那我也不打扰你了……”她等着对方说再见。

喜出望外的回应

然而,阿媚没有说再见,而桂英正要挂线的时候,听到阿媚从那边传过来的声音,轻轻的嚷着:“陈姑娘、陈姑娘!”

“阿媚,什么事?”

“我想……”她想要什么呢?阿媚这一下子令桂英喜出望外:“陈姑娘,我想去一下你们基督教的教堂,听听耶稣的道理……”

“好!阿媚,好极了!我就为你安排吧!”挂心多时,桂英此刻太高兴了!

看似平凡的工作

桂英其后安排一位女传道人,带阿媚到元朗区一间教会去,而阿媚也真的带着儿子去了。在那里,她让那女传道人为她祷告,在祷告中感受到主耶稣的安慰……探访、关怀、电话联系、派送物资给贫穷的人、为人代祷、领人归主,这些都陈桂英多年以来的工作。

使困苦人得见主

她在城市睦福团契事奉了一共11年。在这过去的7年,她驻守在那被称为重灾区的屯门,亲眼见到那一区的一幕一幕惨情;但她也常常见证到神的大能,透过她的服侍,使一个又一个困苦中的人信耶稣、得帮助,而上述的阿媚,就是桂英在这些年间结出的福音果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