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圣灵的恩赐与方言-周广亮牧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 15:11
 

热烈讨论的课题

最近与内地传道同工讨论《圣灵论》的圣灵充满课题,我将重点和高峰放在属灵的果子,生命的品质上面,但似乎属灵的恩赐更接近大家的教会的现实问题。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如何分辩真假方言?”课堂的10几人中,有约4人表示赞同私下用方言祷告,另有两人公开质疑或者不赞成追求方言祷告,其他人没表态。

我们热烈讨论了半个小时,下面是从一位同学的记录中摘要,我选了两位立场相反的分享,但实际是互相补充的见证;最后我作总结。

南方弟兄的见证

甲弟兄,中年,50多岁,住在南方。他与韩过一牧师参加特会的过程中,有一周讲方言的经历。在开始讲方言时,出现颈项僵硬,舌头僵直的现象,并发出自己不明白的声音;但发声的时间长短可以在意志的控制范围以内,并非失控的胡言乱语。刚开始有喜乐,并觉得充满力量,大有能力,也出现和平时大不相同的举手祷告,令身边的人也觉得惊奇,感觉变化巨大。

但到后来,心中的不平安日渐加增,觉得这种情况如果延续下去可能带来不好的结果。随后便祷告说:“奉耶稣的名宣告,如果这个讲方言的能力不是从那位道成肉身的,并在十架上流血舍命的耶稣那里来的能力,我拒绝接受,请祛除这个能力。”随后这种讲方言的能力就消失了,之后再没有出现过。

甲弟兄表示如果想讲方言,跟着会讲方言的人,快的话1小时内就可以实现。但自身的把关非常重要,魔鬼有时也是扮成天使来诱骗人,要谨慎是来自邪灵的能力,而误以为讲方言就是神奇。

北方牧师的经历

乙弟兄是牧师,壮年,在北方事奉。他于90年代信主,在比他年长10岁的老师带领下,也只是用悟性进行祷告。但当时本地讲方言和翻方言的信徒众多,形成一种风气;讲方言与不讲的比例是一半一半。一次与老师一同祈祷时,对方开始用不明白的方言祷告,心中怀疑对方是不是中邪或被鬼附,但并没有仔细询问缘由。

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大家都是在私下祷告时才会采用方言。询问后被告知这是神赐的,如果自身竭力渴慕的话,就求神赐予这种讲方言的恩赐。因着强烈的渴慕,在一次与老师一同祷告时,突然可以讲方言,维持一段时间后又消失了,老师告知这是须要不断进行操练的。于是再次求告神赐予讲方言的能力,直至今日,可以不受时间、地点、空间的限制,自由讲方言。

乙牧师认为,方言须要正确的管理,有真有假。透过自身求讲方言和讲方言的经历,体验到用方言祷告会带来的不同于寻常的喜乐,以及为某些事情祷告时,灵里有说不出的忧伤,在祷告中也会唱方言的灵歌。方言能够帮助自己更深地进入到祷告中,心灵得到释放和安慰,能感觉到与神更亲近,更能触摸到神。方言就是用于造就自己的灵命,而非在求神迹。

《圣灵论》的要点

我们的结论,是根据《圣灵论》讲义的第9至11课和哥林多前书14章等经文。基本要点如下:

1.方言是属灵的恩赐,但不是对人,而是对神。(林前14:2)

2.属灵恩赐的目的是“叫人得益”、“成全圣徒”、“建立基督的身体”、“彼此服侍”(林前12:7;弗4:12;彼前4:10),以此为尺度判别方言的真假。

3.不需要每个信徒都说方言,“岂都是说方言的吗?”(林前12:30)

4.讲方言祷告的人,有属灵的渴望和追求。这一点是我所欣赏的。因为,冷淡的信徒连一般的祷告都不作。在课堂上,支持讲方言的学员都给我敬虔可敬的印象。当然,全体上课的都是优秀的传道人。

5.保罗的教导是不要禁止方言,但更要“切慕作先知讲道”(林前14:39)。所以,上文两位分享的弟兄,都提到教导和操练方言是有问题的,不应该效法,而要多学习教导和操练传道,这是使他人得益的工作!

6.滕近辉牧师还指出一个观察:“保罗故意把方言放在各种恩赐的最后。两次都是这样。”(林前12:10、28)1

7.按规矩,按次序而行(林前14:40)。聚会中讲方言,甚至情绪激动而倒地,是很有问题,一切的混乱皆要禁止的。

关于背景的观察

我自己还有一个关于背景的观察。似乎讲方言的风气,在上世纪80、90年代显得盛行,尤其在农村。它有两个特点,第一是人们渴望与主亲近的安慰和属灵的能力,但没有其他的资源可依,包括神学教育、普世教会的知识和解经资料等。第二是在缺乏足够的表达词汇和教育背景之下,方言是叙述内心感情的较佳方式;它跨越了阅历和词藻结构的造句修练,直接将与主的关系用声音表示出来。

我不否认这可以是圣灵的工作,也可归类在感情的圣灵充满。我也看到,在如同香港这类教会资源丰富的地区,信徒追求方言的需要自然降低,而属灵品格的修养却一直是众教会的需要。

愿我们渴慕主造就人

无论如何,在经济起飞、物欲狂飙的时代,能回归单纯爱主又渴慕祷告、亲近主的属灵追求本身,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愿你能多多追求如何使别人也受益的操练!

注释

1.滕近辉:《路标》(香港:宣道,1971),页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