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认得我是我─杜怀民老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21年10月8日 星期五 14:16
 

疫症下的生活

新冠肺炎肆虐以来,对整个世界以至我们的日常生活,影响至为巨大。如果我们自己或家人身受其害,不幸染上这个疾病,但是蒙神的恩典,最后得医治,是极其的快乐。另一方面,疾病实实在在的带给人身心苦楚,并且会夺去人的健康、工作、家财,甚至是性命!求神安慰那些在如此痛苦中的听众和弟兄姊妹。

口罩带来隔阂

此外,防疫措施对我们日常生活也有一定的影响,譬如说口罩。戴口罩已成了防疫的最基本措施,虽然过去我们都有生病戴口罩,或在流感季节戴口罩的习惯,但现在是全民戴口罩防疫,规模宏大;不戴口罩在某些地方可能要遭到检控呢。口罩遮盖了大半个面孔,除非是在特定的时间、地点和场合,又或者衣饰、身体特征突出,否则要认出谁是谁,真是很困难,口罩因而带来人与人的隔阂。 

认不出我友人

我发觉自己戴口罩日久,仿佛失去了认人的能力,而我素来是以认人及记得别人的名字自豪的。有一次约好一位姊妹见面吃饭,她要先把一袋东西交给另一位姊妹,我一时听不清楚要交给谁,也没有追问,结果见到那位姊妹之后,她很热情地和我说话,好像和我很熟络的样子,可是无论是声音、外型和戴了口罩的面貌,我竟然一点都不认得,又不好意思当面问她是谁,只好一直唯唯诺诺,幸好送交过程只是三数分钟。

分手后,我问同行的姊妹,刚才那位亲切的女士是谁,是我认识的吗?“哎呀!你不认得她?她不就是某某师母嘛!” 某某师母是我和外子20多年的旧相识、旧同工,怪不得她对我们如此热情,但是我却完全不认得她,非常吃惊!

认不到我儿子

晚饭时说起此事,想不到儿子说了另一件让我更难为情的事。前一两天,他和朋友在家附近的斑马线等着过马路,忽然看到我在另一边也在等着,于是同身边的朋友说妈妈在马路的对面,等会儿介绍我们认识,不料接下来我竟然完全看不见儿子,直直地在他们身边走过。而儿子也乘机取笑我“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认得”。

努力突破障碍

两件事合起来,令我警惕到:我戴了口罩,就是硬生生多了一层认人的障碍,但是相识仍是在周围,不要因为口罩把他们以及他们的需要挡在外面,而是要努力突破障碍;邻里之间,多问一句好,拉近彼此距离,朋友、教会弟兄姊妹呢?也可以多用电话交流,多一份关心。

感谢神认得我

另一方面,我感谢神,因为神不像我,他不管我们有没有口罩蒙着脸,或者外在变得如何,他并不以外貌认人(林后5:16),神仍然认得、知道我们,也知道我们的需要,会看顾我们、体贴我们的需要,超过我们所求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