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灵修类:《与神同在》─广东王弟兄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19年06月28日 星期五 14:37
 

书名:《与神同在》(The Practice of the Presence of God

作者:劳伦斯

译者:俞成华

出版社:台湾福音书房

出版年份2016

《与神同在》这本珍贵的属灵小册子,17世纪一位叫劳伦斯的法国修士所著。这本书包含了劳伦斯写给他人的信,以及编者对自己与劳伦斯的对话的总结与评论。三个多世纪以来,无数基督徒读到这本书时,都曾被劳伦斯对神那种简单,却又真诚、炽热的爱所影响。

如何与神同在

《与神同在》只有一个中心思想,那就是我们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做什么,无论处于什么情景,都应当将神作为最终极的目的。与神同在应当成为我们唯一的目标,其余的一切与之相比,都是虚空。我们应当随时随地与神对话,应当像小孩子一样,用最简单、最热烈的信心来面对神。劳伦斯与神的关系是如此地亲密,他对神是如此地顺服,以至于他说,如果不是因为神的爱,他甚至都不会从地上捡起一根稻草。

劳伦斯认为,若是要与神有亲密的关系,若是要随时都与神同在,那么我们的意志与行为则是最重要的。只有当我们离弃一切卑贱的、属世界的、与我们的救赎无关的事物;只有当我们的目光完全聚焦在神的身上,总是用最崇高的念头来思念他;只有当我们将自己所有的意志,和所有的行为,都应用在与神对话和赞美神时,我们才能真正地做到与神同在。

我的困惑被解开

劳伦斯的《与神同在》虽然只有短短几十页,但他在里面对宗教体验,对人和神关系的探究,当真使我发生了革命性的转变。从前我总是以为,基督教信仰只是关乎因信称义。虽然很多时候我也疑惑,因信称义之后又能如何呢?为何我并没有像耶稣承诺的那样,重生成为一个新人?头脑上的承认真的能给我带来救赎吗?为何我仍是看不到、听不见那位救了我的神?

正是劳伦斯解开了我这些疑惑,正是他让我看到,基督教信仰不止关乎头脑上的承认,更是关乎属灵的体验。正是劳伦斯让我看到,我们的神不是宣告我无罪之后,就躲得远远的,相反,他一直都在等着与我连接!

重新让意志和行为结合

我看到从前我错过了这一切美妙的、实在的宗教体验,是因为我在属灵上的懒惰。我不愿意时时刻刻都与神对话,我也不愿意离弃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来全心投入到对神的赞美中。我的信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是在头脑中,而我的意志和行为则完全脱节。怪不得我听不到神!我如果都不愿意放弃低头看手机中无聊的新闻,怎么可能抬头看到浩瀚的星空?我如果都不愿意拔下耳塞,停止听那摇滚乐,又怎么可能听到林中欢快的鸟鸣?

只有当我们将一切的情感、思想、意志和行为,都聚焦在神的身上时,我们才能真正做到与神同在。然而,劳伦斯认为,除此之外仍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完全顺服神的一切决定。一个完全顺服神的人不会有痛苦和恐惧,因为他相信自己承受的一切,都是那位爱他的神加给他的,而这是为了他的益处。劳伦斯是如此地顺服神,以至于他生病的时候,都不会为得医治而祷告。他只为一件事祷告,那就是他可以有更多从神而来的力量,来承受这痛苦。

这是何等的自由!我们对神的信靠和顺服如果能到如此地步,还有什么能让我们恐惧呢?而我们若将自己一切的情感、意志和行为都聚焦在与神同在上,又怎么可能不会产生如此的信靠和顺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