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心老师的头像
奉谁的名义?─周广亮牧师
阮一心老师 发表于 2021年10月8日 星期五 14:38
 

几年前,内地电视观众被反贪腐剧集《人民的名义》迷住,由于原著反映了社会现实,作品尺度的开放,连香港的报章也不时报道。一般欣赏小说或影视作品的几个基本层面是循故事剧情、人物角色和格调特色去解析,在这里我只想提出这套作品与基督教相关的部份

光荣与荣耀的船

在《人民的名义》尾声,反贪局长侯亮平审问贪腐商人高小琴有关汉东省公安厅长祁同伟逃亡时,她忆述自己的情人祁同伟临别时所讲的故事,但她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这故事成为整个大结局的高潮和破案的突破口。高小琴这么说的:

“他给我讲了一个基督徒的故事。他不会游泳,却掉进了海里。他在挣扎的时候,看到了一艘船,船上的人要救他的时候,可他说不,我要等神来救我。接着他继续在海里挣扎,然后来了第二艘船,船上的人又要救他,可他说不行,我要等神来救我。到最后这个人淹死了。后来他到了天堂见到了神,他埋怨神为什么不救他,可神对他说:其实我派了两艘船去救你,可是你自己不愿意上来,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侯局长听了,回应说:你其实不明白他的心灵。光荣和荣耀就是神给他的两艘船,但他没有好好珍惜。有趣的是,我在网上的小说版并没找到这段对白文稿,【1】 或许这只是电视版的改编。长期生活在教会文化里的人,会知道这是牧师讲道的著名比喻,因此它不是《人民的名义》制作队伍的原创,却也反映了导演和作者对基督教的熟稔。

从“教堂”出发

更有趣的是,剧中京州市反贪局的办公室拍摄场景,其实是借用了一间教堂改装而成。这对我们基督徒而言,它增添了另一层的涵意,整个除罪彰显正义的核心场地,正是从“教堂”出发。当然,这是我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的解读,并没有导演的言词作佐证。

找不到回家的路

最后,关于汉东省公安厅长祁同伟的死,侯局长的一句话也颇具启发意义。这是他与老狐狸高育良老师的一段对白:“亮平,你和祁同伟都是我的学生,都那么出类拔萃,可今天竟然……唉,让我怎么说呢?既生瑜何生亮啊!(老师声音低沉,一脸诚恳地对学生说着假话)我就怕出意外,专门打了个电话给瑞金同志,一再强调,绝不能让祁同伟死了,可没想到祁同伟还是死了,竟然会是自杀,有些出乎我意料!”

这时,侯局长讲的一句话是:“老师,这应该在意料之中吧?祁同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祁同伟在整个故事中,代表了罪恶的化身,他也是众多贪腐高官里唯一以自杀收场的。而侯亮平对他的死因就用一句“找不到回家的路”作总结。罪人要寻找的家在哪里?哪里是罪恶解脱的安息处?正是这句对白带给我们的疑问。 

深思的观众会问:京州副市长丁义珍一早逃亡出国,远离了家乡,辗转从美国沦落非洲,最后葬身他乡。故事中死去的这两个贪官,一个是地理上的回不了家(丁义珍);另一个是神曾经给他光荣和荣耀,却找不到回家的路,这是心灵上的迷失。

邪恶者的救赎

祁同伟怎样才能找到回家的路?这个问题的探索已经超出了贪腐小说和电视剧的范围,它已经是属灵的,正是基督徒和传道人需要面对的课题吧!若是,我们重新回顾,但凡故事人物有贪腐、邪恶角色的设计,也有表面是好人但内里是另一种的复杂人物;祁同伟是前者,而有学问又“德高望众”的高老师是后者。故事结束时,对所有贪官和奸商都有了公平的处理,也算是公义的交代。

但是,对于祁同伟的困境,循着如何找到回家之路来扪心自问时,就有一点启发。因为,他至少没有将心中的恶毒完全附诸行动—直接枪杀侯亮平。在他似乎无药可救的人生路,在腐蚀至尽的生命里,仍有一丝因儿童歌声的天良,唤醒仅存的善良,那就是以自我了结来审判过去的罪过。套用恶有恶报的简单道理之前,祁同伟活出了邪恶的一点净化,自我审判,却不与追捕他的宿敌侯亮平交火。

以上是故事的合理结局。然而,在我们的心灵里,与真正困局缠斗着:邪恶者的救赎除了自尽之外,难道罪恶的现实就是如此吗?

就在《人民的名义》热播中的时候,传来香港一代“贼王”叶继欢在监狱离世的消息。叶继欢成为人人皆知的香港罪犯,除了因为他曾在上世纪90年代多次持枪打劫金铺之外,又怀疑与另一重犯合谋绑架名人的儿子。他最终被捕,并在狱中懊悔,接受救恩归主。新闻报导他被牧师及囚友昵称为“欢欢”,与过去的暴戾形象大相径庭,生命改变。而他除每主日参加狱中礼拜外,还会义务与参观监狱的青少年见面,当“反面教材”作见证,劝他们切勿误入歧途。

噢!祁同伟是否永无回家之路呢?在这个无法解开滔天大罪的宿命中,是否永远绝望呢?蓦然回首,两千年前耶路撒冷死刑场上那个悔改向耶稣求救的囚犯(路23:42),两千年后香港监狱的“贼王”的归主,都重新使人看到基督耶稣流血赎罪的超凡和盼望。“祁同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真是如此吗?这是我们每位观众的永恒课题。

注释

1.参周梅森《人民的名义》,47–50章